主页 > 眼球 >
民国津门第一案案件一出便举世瞩目后被郭德纲改编为相声
发布日期:2022-05-06 17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喜欢听郭德纲相声的朋友,或听过他说过的一套单口相声,名曰“白宗巍坠楼”。此事并非杜撰,实则真实发生,最初被改编为评书,后被相声艺人用以单口相声。不论评书也好,相声也罢,其中添油加醋,增加许多杜撰成分。然真实案件究竟如何,且听“大狮”讲述一番。

  天津卫有两座著名建筑,一个是劝业场,一个是百货大楼,两者全部建造于上世纪20年代,至今仍在使用。百货大楼位于今天和平区“金街”之上,始建于1926年,也就是民国十五年。当时的百货大楼为津门最高建筑,站在楼顶可鸟瞰津门全貌。1927年10月12日,百货大楼即将竣工之时,便发生了著名的“白宗巍坠楼”事件,当时被称为“津门第一案”。

  白宗巍不是天津人,而是京城人,还是满洲贵族,其父早年在朝廷为官,家道殷实。白宗巍自小受高人指点,从师学画。少年之时,便在京城有了一定名气。

  大清覆灭,初建民国,满洲贵族的铁杆庄稼倒了,白宗巍的父母双双离世,他和两个手足兄弟吃喝嫖赌,败了家业。最终房产全部变卖,家当全部典当,从家境殷实变得一穷二白。为求生计,白宗巍在1925年来到天津卫,住在南市三不管福兴客栈,依靠卖字画为生。

  起初,他的字画还算抢手,那些津门寓公,如小德张、段祺瑞等等,都买过他的字画。有了钱的白宗巍开始花天酒地,频繁出入夜总会。同年八月,娶舞女金铎为妻。不知是不是这个舞女克夫,自打她进门之后,白宗巍便厄运不断。

  起初家里有点钱,金小姐也算恪守妇道,辞去舞女工作,安心在家陪伴丈夫。白宗巍依旧每天作画,但买他字画的人越来越少,甚至于低价售卖,都没人光顾。两口子也不知道节制,家里的钱越用越少,金小姐过惯了纸醉金迷的好生活,苦日子她可过不下去,于是隔三差五跟白宗巍吵架,抱怨自己看走了眼,挑错了男子。

  为了满足金小姐无止境的欲望,白宗巍只能拼命作画,而后拿到福林阁售卖,可买画的人却寥寥无几。天津卫当年文人墨客遍地走,前清的翰林、状元都在天津当寓公,什么秀才、举人更自不必提,这些人最会品字画,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。只要其中有一个人说不好,那么你的买卖就算砸锅了。白宗巍的字画没人要了,让他一筹莫展。家里的金小姐等着他拿钱回去,若是没钱,管保一通大吵。

  突然有一天,天上掉馅饼了。福林阁来了两位“阔爷”,进门之后,一眼瞧见白宗巍的字画,而后大加夸赞,当即表示要以300元买下其中两副。各位,300元在现代不算什么,可在那个年代,这可是高价。一毛钱一斤棒子面,你算吧,300元能买多少棒子面。这300元,福林阁要留下150元,因为这是规矩,字画挂在人家店里卖,要五五分账。也就是说白宗巍只能拿到150元,但这已经不错了,起码比没人买强。

  偏巧白宗巍不在,这两位阔爷就跟掌柜之交待一番,说过两天还来买画,让白大师在此等待。二人走后不久,白宗巍来到福林阁。刚一进门,掌柜子就把这天大的好事告诉了他,并给了他150元。白宗巍欣喜若狂,立即拿钱回来家,把钱拿给金小姐。金小姐也很高兴,两口子到起士林吃西餐,看电影,进宝局,痛痛快快潇洒了一把。

  两天后,那两位阔爷果真又来了,白宗巍早早在此等待。可人家进门后,并没理睬他,而是直接跟福林阁掌柜交谈,并用500元买了三幅画。二位阔爷拿着画刚要走,白宗巍把二人拦住,说自己就是白宗巍,连连作揖请教两人尊姓大名。

  其中一个说自己是八善堂的杜笑山,他身边这位是褚玉凤。白宗巍一听,汗珠子往下流,杜笑山是津门名流,而褚玉凤是大军阀褚玉璞的亲哥哥。褚玉璞那是说一不二的主儿,坐镇天津卫,谁也不敢得罪。褚玉凤仗着自己兄弟的威名,在天津卫横行,而且跟袁文会等人关系密切,这人万万不能得罪。白宗巍吓得把钱还给杜笑山,声称自己不敢要褚大爷的钱,自己这几幅画就当孝敬褚大爷了。

  杜笑山变了脸,说褚大爷拿出去的钱,就是泼出去的水,哪有收回的道理。褚大爷喜欢你的画,不但要买画,还要跟你交朋友。

  白宗巍听了之后,就差磕头了,他连称“不敢高攀”。褚玉凤让他不必拘谨,自己是个喜好笔墨丹青之人,最喜欢跟文人墨客交朋友。并提出要到白宗巍家中,亲眼看他作画。白宗巍不敢不从,满口答应。

  白宗巍不知道,褚玉凤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是个大老粗,字画对他来说,就是草纸。他实则看上了白宗巍的老婆金小姐。一次更杜笑山在南市天宝班打茶围之时,无意中看到金小姐从街上走,他见这小女长得稀罕人儿,于是垂涎欲滴,想到得到手。杜笑山一见褚大爷有此爱好,当即拍板,答应为褚大爷将其得到手。于是他献计,出了这“买画之举”的鬼点子。

  这一天,褚玉凤、杜笑山来到福兴客栈白宗巍住处。白宗巍一见贵客登门,立即献殷勤,让金小姐赶忙招待贵客。褚玉凤一见自己的心上人儿,两个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。金小姐一见是大人物,便拿出当年当舞女之时学到的“享人之法”,跟褚玉凤、杜笑山二人逗闷子,把二位阔爷逗得哈哈大笑。此后,褚玉凤便多次趁着白宗巍不在家的空档来会金小姐,给了她大量金银首饰。

  金小姐最爱这些花花绿绿的玩意儿,于是就跟褚玉凤勾搭连环。杜笑山为二人在至新旅社二楼包下一间包房,自此这里成了两人的安乐窝。其后,褚玉凤带着金小姐招摇过市,毫不避嫌。

  白宗巍知道自己上了当,但又不甘心。他以为自己好歹也是个满洲贵族之后,哪能让人家这么羞辱自己。再者他深爱金小姐,离开金小姐,他活不下去,于是乎前往至新旅社去找金小姐。哪成想杜笑山早就吩咐过了,若是姓白的来找,死活不能让他上楼。若他非要上楼,就揍他。

  白宗巍吃了亏,于是到了八善堂求杜笑山。杜笑山嘲讽他,并说褚大爷看上你家金铎,那是你的福气。上千块钱装你的腰包,要不你拿出来。若拿不出,就不要在此放肆。白宗巍死活不肯走,杜笑山就让人把他打走。

  回到福兴客栈之后,白宗巍羞愧难当,于是排摆笔墨,写下一纸控状,控诉褚玉凤、杜笑山二人合谋霸占其妻的经过。而后揣着这张控诉状,跑到中原公司百货大楼,从楼上跳下,当场绝气身亡。

  此事过后,立即轰动津门,天津河东中学为其开办个人书画展,标题为“艺术的不幸”,希望以此控诉褚、杜二人。参观者络绎不绝,一些文人墨客,也撰写各类文稿,发表在《天津大公报》上,希望引起市民愤慨,给褚家兄弟施压。

  哪成想一切一切都跟海河的水一样,不管刮风下雨,照流不误。褚玉凤、杜笑山依旧我行我素,一点事儿都没有。金小姐死了丈夫也不难过,正好给褚大爷做外宅。而百货大楼因为此事免费做了个大广告。转年8月1日开业那天,人山人海,异常热闹,人们都想来看看摔死白宗巍的大楼究竟有多高。下野的大总统黎元洪亲自赶往现场剪彩,津门名流几乎全部赶到,其中就包括杜笑山。百花大楼竟日川流不息,热闹非凡。如不是白宗巍坠楼事件,或许还不会这么热闹。

  注:本文部分参考自民国旧档《津门大案录》,部分由我的朋友(褚玉璞后人)口述,两者结合一处,撰写此文。令文中所使用图片为民国天津卫旧照,与本文所写并无实质关联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